留学中介审批权下放 发挥行业组织作用
发布时间:2014-07-04 浏览次数: 537 次
 自费出国留学服务分会
        据悉,根据《国务院关于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国发[2012]52号),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项目的审批实施部门由教育部调整为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2013年7月,教育部印发了《教育部关于做好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审批权下放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从四个方面介绍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审批权下放后的审批与监管工作。第一,指出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审批工作的重要意义。《通知》指出,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审批权的下放是推进教育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简政放权的重要内容。第二,强调要完善规章制度。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会同地方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制定本地区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资格认定与监督管理办法,明确对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行为要求,明确境外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在我境内从事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活动。第三,健全监管体系。教育部要加强对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的宏观监管职能,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强本行政区域内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活动的日常监管。第四,强调要发挥社会组织协同管理的作用。支持和鼓励自费出国留学行业协会依法制定章程、行业行规、服务标准和自主开展活动,规范行业行为,加强行业自律,提升行业整体服务水平。

从“共建共管”到“权力下放”
        我国由教育部掌管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资质审批权,1999年,发布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中定义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是指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通过与国外高等院校、教育部门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合作,为我国公民自费出国留学提供相关服务的机构。

        2000年底,教育部、公安部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对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活动进行清理整顿,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仍存在诸多问题。

        2004年3月,教育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委托合同示范文本>》。

        作为教育行业中一个特许经营的行业,自费出国留学中介行业兴起的时间很短,不像其他行业有非常成熟的发展和监管经验。不少界内人士认为,留学中介行业特殊,情况纷繁复杂。目前这个市场可遵循的政策法规仍然是1999年8月三部委颁布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虽然有的地区也出台了一些实施细则,然而对市场新生的和较为隐蔽的问题,这些法律或政策还没有充分涉及,规制力度远远不足。

        2010年,教育部外事工作会议决定,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质审批权将从过去由教育部审批,逐渐放权由各省、直辖市、自治区教育主管部门审批,并从2010年在天津、山东、江苏、江西开始试点。教育部与省教育主管部门共建共管自费留学中介的方向是:日常管理由省教育主管部门负责,重大事项由教育部审批。

        2012年11月15日,教育部公布了452家领取“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机构资格认定书”的自费留学中介服务机构。
       
        2013年7月,教育部印发的《教育部关于做好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审批权下放有关事项的通知》完成了从“共建共管”到“权力下放”的过渡。“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文件!”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分会理事长邵巍博士说。

审批权下放的影响

        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审批权下放省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会给留学市场带来什么变化?
        有的业内人士分析,留学中介“正规军”将扩容,而中介费则有望降低,这对家长和学生来说很有利;有的认为,审批权下放必然带来留学市场的日趋激烈竞争,而激烈竞争的结果必然是优胜劣汰;有的指出,审批权下放将对留学机构的服务质量提出更高挑战,对留学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专业信息准确性、办理成功率等提出更高要求;有的认为,更多中小规模的留学公司会应运而生,而留学机构的大量增加必然会引发新、老中介人才需求矛盾。因此,留学市场的健康发展需要政府主管部门提供政策和法律支撑;而打击非法留学机构、维护市场秩序、保护客户权益以确保有序竞争应成为政府监管重点。

        邵巍理事长认为,教育机构下放审批权是按照中央政府机构转变职能、简政放权的一个重要举措,是适应目前形势发展的要求。目前留学中介机构市场面临着几方面的问题,第一,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性质,一方面它是商业机构,公司就应该按公司法来进行登记注册和经营,但另一方面它又是特许经营行业,产生的矛盾就是利润的问题。第二,中介的服务方式由原来的全程服务变成了阶段性服务,或者仅仅提供一些咨询服务。这意味着留学中介服务的方式和盈利手段在发生变化。第三,社会上还存在各种各样“非法”提供留学咨询的公司。政府如何制定合适的政策,使这些机构浮出水面、依法经营、合理纳税,这是我们国家在社会治理方面需要做的。然而,从中央政府层面来讲,对地方的监管不仅受到地域的限制,还受到体制、基本的办事程序、方法等其他方面的限制。因此,把审批权下放给地方,由地方对本地的中介服务机构进行审批、监管和治理,能使中介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留学中介机构在自身的竞争中出现了一些“大鳄”,他们也跨地区进行经营。按理说公司跨地区经营是没有限制的,但是作为特许经营的机构,又受地域的限制。5号令和6号令里就明确规定不允许自费留学机构跨地区经营。因此,把所有权利都交给地方监管和负责跨地区经营的机构是非常有利的,可以按照公司经营的规律进行有效治理。跨地区经营必然带来留学中介服务的竞争,做得好的即使异地经营也可以落地生根,但是也有水土不服的,给当地的中介服务行业带来一些混乱和不良的竞争。因此,把监管的权利都放到地方非常有利。
根据《通知》精神,要“发挥社会组织协同管理的作用,要支持和鼓励自费出国留学行业协会依法制定章程、行业规范、服务标准和自主开展活动,规范行业行为,加强行业自律,提升行业整体服务水平。各地应当依法加强对自费出国留学行业协会的监督,指导其建立健全行业服务质量和专业人员资质认证标准,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交流协会成立了自费出国留学服务分会机构就是落实这个文件的最具体的措施。

        在如何理解协会与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的关系上,邵巍理事长认为,首先要发挥社会组织协同管理的作用,留学中介行业协会的定位是协同管理,做政府的好助手。第二,政府要支持和鼓励协会进行行业自律和行业规范。第三,各地的教育行政部门要依法对行业协会进行监督和监管。我们是在政府主管部门的监管之下开展活动,同时我们也协同政府对行业进行规范管理,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配合好了就相得益彰。交流协会要积极主动地发挥作用,主动配合政府来进行协助管理,同时要严格自律,要接受政府的监督,使行业协会在治理的道路上走正道,发挥正能量。
                                           (责任编辑:陶静婵)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中国民间组织国际交流促进会
通讯地址:中国北京市西城区大木仓胡同37号 100816
办公地址:中国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160号 100031
电  话:86-10-66416080
传  真:86-10-66416156
版权所有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 京ICP备05031009号